咨询热线:+86-123-4567

  2019年,用“难”来形容造车新势力并不为过。这一年来仅有蔚来、威马、小鹏交付过万,不少车企还停留在PPT造车阶段。

  2020年伊始,国产特斯拉完成交付并降价至30万以内。这一次,“狼”真的来了。交付难,融资难,竞争难……2020年,会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吗?

  交付难

  ——集体销量“不及格”

  从2019年的交付情况来看,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均没有完成年终销量目标。

  颇受关注的蔚来全年交付达到20565辆,在所有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一。去年6月推出的ES6车型取得不错的市场反响,销售成绩连续三月跻身国内豪华SUV月销量前十。但如果对比蔚来去年年初定下的4万辆销售目标,完成率刚过50%,未能及格。

  国产电动车蔚来吸引众人目光。张亨伟 摄

  “不及格”也是其他车企的缩影。2019年交付量排第二位的是主打平民路线的威马汽车,累计交付16876辆。对比去年年初喊出的“10万辆”交付目标,完成率仅16.8%。

  排名第三的是小鹏汽车,去年累计交付量分别为16608辆,对比全年交付4万辆目标,完成率不足50%。

  合众新能源以黑马之姿位列新势力销量第四名,但销量目标完成率也仅33.3%。零跑作为2019年交付新人,销量目标定在1万辆,完成率不足10%。前途汽车交付量不到百台。

  而在榜单之外,刚刚交付就身陷银行贷款停摆、动力电池故障等问题的理想汽车,以及多家仍未能交付,处于“PPT造车”阶段的造车新势力,状况更加堪忧。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表示,去掉基础设施不完善和补贴退坡等新能源车面临的共性问题外,造车新势力目前最大的短板在于品牌力不足和渠道不足。

  挑战多

  ——蔚来亏损,“老鹏友”维权

  除了交付量不乐观,造车新势力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

  2019年6月份,蔚来发起了造车新势力的首次召回,召回了搭载2018年4月2日至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NEV-P50模组电池包的ES8,共计4803辆。

  这对本来就吃紧的财务状况造成了负面影响。在2019年9月的蔚来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蔚来财务副总裁汪东宁介绍,二季度产生召回成本3.391亿元,包括2.833亿元的回收成本和5580万元的销售成本。

  汪东宁表示,召回事件对蔚来亏损影响较大。第二季度的综合毛利率为-33.4%,若扣除召回成本,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为-10.9%。而时至今日,蔚来仍未实现盈利。

  2020款G3续航里程大幅提高。图片来自小鹏汽车官网

  交付量第二位的小鹏汽车则因为推出配置更高售价却更低的产品引发了用户维权。

  2019年7月10日,小鹏G3 2020款正式上市,标准续航版、长续航版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分别提升至401公里和520公里,综合补贴后售价为14.38万元-19.68万元之间。

  而上一代的G3 2019款2018年12月才上市,综合工况续航最高365公里,综合补贴后售价为13.58万元-16.58万元,2019年2月起涨价至15.58-19.98万元,并直到2019年3月才开始大规模交付。

  也就是说,“老鹏友”(小鹏汽车首批用户的昵称)提车不过4个月,续航里程增加40%,价格反而更便宜的新款就上市了。不少用户开始维权,甚至还为此建设了网站,一时间,小鹏汽车陷入质疑一片。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造车新势力的快速更新换代是生存赛跑,但应该把握好产品升级和老用户之间的关系。“应提早协调新老产品的价格关系,一方面产品升级不能耽误,另一方面价格策略也要有衔接。”

  融资难

  ——缺钱成企业常态

  相比于上述问题,融资难则直接危及企业的生存。2019年,多数造车新势力均未完成年初制定的融资目标。

  蔚来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2019年实际融资金额为44.8亿元,仅完成目标的21.7%。与亦庄国投签订的100亿投资项目,至今还未到账。因为融资不顺利,蔚来采取了裁员,以及关闭线下门店来降低运营成本。

  资料图:新能源汽车生产线。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

  除了蔚来外,小鹏、威马、零跑等实际融资数额与目标亦相差甚远。前途、天际、奇点、博郡等造车新势力则被曝出欠薪或欠货款的情况。

Copyright © 2014-2021 DeDe58. 捕鱼技巧 版权所有    ICP备********号